可我夫君他眼盲

可我夫君他眼盲

最新更新:第二十二章(2023-01-24 22:36:43)

《可我夫君他眼盲》简介:
★预收《逃妻》、《小叔》简介在最下方,求收藏么么——☆作者更新超快,养肥就不香了TT施玉儿生得娇媚姝丽,在济州乃是一等一的美人。却奈何双亲早亡,不得已寄人篱下。府中的表哥觊觎她的美貌,见她无依无靠,欲纳她作妾;叔父试将她当做玩物,企图送予同僚以求谋得官运亨通;……虎狼环伺,施玉儿一介弱女子,能自保便已是耗尽心力。直至那日,她被人下药,竟与府上一眼盲的教书先生有了夫妻之实。事后,她方寸大乱,试图逃跑掩盖事实。可事情依然败露。在被叔母扯下衣衫,露出不成样肌肤的那刻,表哥志得意满。他还大放厥词,不介意她残花败柳之身,愿意赏她一个妾位。正当施玉儿气不过,却也无可奈何时,门外突响起了一道清润的声音——“在下会对施小姐负责,明媒正娶。”·沈临川清隽温润,郎艳独绝,是全京女子的梦中情郎。但无人知晓,他一年前遭人暗算而眼盲,只能在他人府邸做个教书先生掩人耳目。在那段时日里,他不仅备受折辱,更是与一女子有了夫妻之实。成亲之后,那女子最爱伏在他肩上,声若黄鹂,一声声唤他夫君,将他冷硬的心肠一分分唤软。他虽眼盲,看不见那女子模样,却知她肌如细绸,该是一个不可多得的美人。直到后来,他被救回京。无数个夜里,心中挂念的还是她。思量良久,沈临川默着回到二人曾经住过的小巷。恰见一妇人装扮的女子袅袅而来,见着他时却是一怔,手中的木盆摔落在地。她红着眼眶伏在他的胸膛,泣道:“夫君,你回来了……”沈临川的手轻轻拨弄她额边的碎发,只是这次将她眼底的虚伪与胆怯看的透彻。他笑了笑,温声道:“受了什么委屈,为夫替你讨回来。”而面前的女子神色忽然一僵,随即退避三舍。怯怯望着他,语气里满是心虚:“你…你不瞎了?”阅读指南:1、男女主有年龄差,七岁2、爹系老公3、娇软但倔女主4、存稿很多放心追,是块小甜饼,绝对甜!5、都是作者,写文不易,请不要恶意举报,谢谢第三版文案——2023/1/19——预收《逃妻》求收藏么么哒——觉月是周家老太太花了十两银子买来的美人,她的任务便是作为试婚丫环,送到萧府。萧家落败,对于她这个试婚丫环也只能安置在府中,等待三日之期结束。可萧家长子性格冷淡高傲,不近女色,日子一拖再拖。为了早日恢复自由之身,觉月一刻也不敢懈怠,日日在他面前暗送秋波、曲意逢迎。终于,在萧池砚眉目间浮现出第一丝挣扎与宠溺之日。觉月只着轻薄纱衣蜷缩于床脚,滑腻身子隐约可现,等待着男人过来临幸。脚步声响起,床帘被掀开,一缕金光透进,觉月只见男人冷若冰霜的面上修长的眉紧蹙,寒声问道:“怎穿成如此模样?萧池砚见她长发披肩,媚态横生的模样,微微闭了闭眸,将自己的外衣解下随手丢给她,遮住那春光乍现的身子,背过手去不看她。他的头微垂着,羽睫在面颊上落下浓重的阴影,薄唇轻启,哑声道:“自重。”可是觉月却是咬了咬唇,赤足下地,轻纱层层堆于脚踝,软软地靠上他的胸膛,眼里好似乍破一池春水,娇着嗓子说道:“求大人垂怜。”夜夜痴缠,萧池砚几回梦醒,都握着她的手,吐出要娶妻的诺言来。可觉月却是在三日期满之后去周府拿回卖身契,头也不回地离开。·红烛倾倒。偌大的喜堂之内空无一人,稚儿在摇篮中酣睡。当朝宰辅高坐中堂。萧池砚捏着女子小巧的下巴,眼里纠缠着一丝爱与恨,“原来我竟只是你用来赎身的工具么?你好狠的心啊……”他贴着怀中人的耳畔,心中涌上撕裂般的痛楚,“我寻了你整整两年,夜夜难眠,而你如今却要另嫁他人,还生了孽种……”“你猜,我会不会放过你?”觉月揪着他的衣袖,身上喜服残破不堪,泪如珠落。她本以为二人之间只是再简单不过的一场交易,怎知自己却是招惹了一个不折不扣的疯子。阅读指南:1、带球跑,孩子是女鹅和萧某的崽2、追妻,浅扬一把骨灰,虐男主篇幅更大3、嗯对,女主虐男主——《小叔》文案——嘉瑜及笄之后,夜夜都会做一个奇怪的梦。梦里,有个眉目冷清的男人提着长剑,向她走来。他轻吻她的掌间,用唇齿拂过每一寸肌理,气息缠绵,将她萦绕。剑身蜿蜒着鲜红的血色,映着男人的面容如玉面修罗。……嘉瑜不识得这人,只当是被噩梦困住。直到大婚前一月,她的未婚夫婚前纳妾,并欲抬为平妻,意与她平起平坐。嘉瑜一夜之间沦为全京笑柄。她同父亲来到谢府讨要说法,不料,正好撞见谢家长辈归府。瞥清那男人的脸时,她浑身惊出冷汗。而未婚夫颤颤巍巍吐出一句,“小…小叔。”这个她夜夜梦见、抵死缠绵的男人,不是旁人,正是她未婚夫的小叔,名震天下的异姓王,谢瑾。·后来,婚事还是取消了。可关于嘉瑜的种种谣言却是疯起。嘉瑜无奈之下,求见了谢家真正的掌权人谢瑾。她双眸含雾,魄丽艳逸,葱指紧抓着男人的玄衣,细声哽咽道:“王爷,帮帮我。”而男人眉目如霜,浅浅洒下,寒声问道:“你拿什么换?”嘉瑜面颊坨红,又忆起梦中之景,她紧咬下唇,伏倒在他的膝下。谢瑾看清她眸中的野心与胆怯,却是轻笑。眸中,带着预谋已久后得胜的惬意与喜悦。再后来,异姓王谢瑾十里红妆迎娶王妃。婚宴之上,众人神色各异,谢家二郎更是咬碎银牙,却只能恭敬唤新妇一声叔母。嘉瑜垂眸,掩下眸中的嘲弄之色。宾客喧嚣。谢瑾应付完众人之后便回到新房,将绝色美人拥入怀中,轻声笑道:“你入我衾时可不似这般胆怯。”——推荐基友文《殿前御史》作者:扫红阶恶女女主强取豪夺,清正男主追妻火葬场。喜欢恶女虐男一定不能错过~ !

风吹起游鱼的其他作品: 《臣妻被夺之后(重生)》第二十二章(婚前补课)

推荐阅读:农场来了个绝色美人[七零]漂亮后妈看到弹幕后[七零]戏明气运被夺后我重生了我在人间直播算命[玄学]懦弱亲妈重生了[七零]七十年代知青媳妇跑路后汴京生活日志第十三月八零后创业记风吹起游鱼的全部作品

《可我夫君他眼盲》最新章节

《可我夫君他眼盲》正文